• <div id="3a4a1"></div>
  • <dl id="3a4a1"></dl>
    <li id="3a4a1"><ins id="3a4a1"><strong id="3a4a1"></strong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3a4a1"></dl>
    <input id="3a4a1"><menu id="3a4a1"></menu></input>
  • <sup id="3a4a1"></sup>
  • ?
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屌屌屌屌   »  【我在异域的生活】(全)

     我在异域的生活(?#20445;?br />  
      我叫方刻威,今年二十五岁,五年前跟爹将家族全部搬来美国,?#22919;?#36759;转, 我们在一个小地方落角生根。中国人的观念吧!宁为鸡首勿为牛后;还有就是金 窝、银窝,不如自个的狗窝,?#21069;桑?#29241;跟我都是这意思。
     
      我们放弃了爹早期(爹十年前就先带人过来了)已经营不错的?#32622;媯?#22312;这小 地方重新开始起家(当然资源都跟着我们走啊),我们靠爹之前认识的白人朋友 介绍,及父亲的信用和义气,还有我的小贡献,我们在这地方终于有了自己的局 面。
     
      啊!忘了说另一个重点,我们常听人说:「一个成功的男人,背后一定有一 位伟大的女性。?#25925;前桑?#25105;跟爹是两个男人嘛!所以这背后当然少不了伟大的女 性。爹的女人多一点,从家里带来的有四个,男人单身在外这么多年,应该体谅 他,他在美国也收了一个。(我要感谢他收的这一个呢!)
     
      我在这没碰上能收的(你们注意,我是说「收」,不是说「使用」),?#22270;搖?#37324;带来的一个(我也不知该算一个还是两个),你们别在?#20146;?#25968;学题了,我跟你 们说吧!现在是六个伟大的女性。(可不代表以后没第七、第八……)
     
      我们怎么发展的,我不多说了,如果你们想依照我们的方法创业,改天我会 出本《方氏父子发家经过及理念?#32602;?#20320;们再参考,毕竟现在这本是讲求人性艺术 的书嘛!与商业无关,我就带过了,废话太多了。为了避免有人要将书退回去, 我拿不到版?#21834;?#25105;说正经的,我们开始吧!(屁话,我中间还会适时再加) 
      我十四岁结婚,十五岁才和她在一起,别羡慕我,那时候我老婆才十一、二 岁,肏都不能肏,到我十八岁才正式帮她开苞。也别为我担心,我有一个专门的 性教育指导先生,并兼任我实习课程的模特儿,这种属于比较保守私秘的课程, 是采小班密室开课,我是爽的呢!
     
      跟你们说说我平时上课的情形吧!?#29275;?#24403;然是我们夫妻一起上的,她没办法 直接参与实习,只能在旁做做助手。我们的课程是由?#28526;?#28145;,循序渐进的,最后 我妻?#21451;?#32780;优而教,还参与部份课程的助教呢!(别打我,我说,我说……) 
      小花园的山洞里,雅婷被小川绑得像个粽子似的(我妻子叫王小川,雅婷? ?#29275;?#26159;我爹的正妻,也是我大娘,她叫黄雅婷,当然她就是我的『性教育指导先 生』),她一个人待在床上,等我跟小川吃完饭回来,?#29275;?#23389;顺她。
     
      她两?#21866;?#24471;高高的,跟?#26412;?#25414;绑在一起,两个大?#22871;?#34987;大腿压得扁扁的,头 ?#22270;?#20004;腿中间,两手抱着自己的大腿,?#21483;?#25163;臂并一起,绑得跟绑?#20154;?#30340;,一动 也不敢动,因为她头上被放了个小?#22871;櫻?#36148;着她屁眼下也放了个?#22871;印?br />  
      小川跟她说了,我们吃饱饭回来,头上的?#22871;?#35201;是掉了,屁?#19978;?#30340;?#22871;?#35201;是 洒了,就要让她尝尝再当处女的滋味。我是蛮心疼我的『性教育指导先生』,想 赶快吃完回来好好爱她的,可小川不肯。
     
      边吃?#36129;?#21483;过厨子,问这问那的,一会问「红烧狮子头」,他怎么做得这么 好吃,跟外面都不一样;一会又问「莲藕排骨汤」,怎么这么好喝,一点都不油 腻,哄?#32654;?#21416;子高高兴兴,一五一十的?#21451;?#32905;、到刀功、到配料,甚?#24651;?#36215;锅、 出菜,老天爷我这晕啊!吃这顿饭花了一个多?#32972;?#21834;!
     
      总算吃完,在我千催万请下,小川才心不甘、情不愿地跟我回到山洞里。一 进山洞,小川就跑过去摸了摸雅婷的屄,然后对她说:「老骚?#29275;?#22963;看看,都绑 成这样了,还能流这么多,妳可真是贱啊!」
     
      转过头来对我说:「唉!也不知谁才是你老?#29275;?#36825;骚货在这暗爽呢!你心疼 什么?不让她多爽爽?对我大吼小叫的,非要我快点来。你看看,这么多水,比 你刚喝的排骨汤还多,你这么快赶来,她不就爽不到了吗?去!去干吧!干烂这 个老臭屄。」
     
      我傻笑的上去帮雅婷移开?#22871;櫻?#21621;呵!她小穴这?#21483;?#26102;流出的水,真有一小 杯的量。我看看?#22871;印?#21448;看看雅婷,她看着我看她,?#36759;?#30333;的脸羞得跟红柿子似 的。我小心地帮她解开?#27515;?#32465;,从她口中掏出小川的袜子,哈哈!也全湿了。 
      她开口的说:「小心肝,快干我吧!唉哟!手脚都不能动了,你快干吧!婷 的屄快痒死了!这杀千刀的小魔女,刚才也不知涂了多少烈女膏。唉呦!你快点 啊!求你了,大鸡巴哥哥,快肏我吧!」
     
      我心疼死了,这小川啊!我赶紧脱了裤子,举起鸡巴就干,一边帮雅婷按摩 着她的腿,小川这时也笑嘻嘻的亲着雅婷的?#22871;櫻?#24110;她按摩着手。
     
      只听雅婷叫?#29275;骸?#21834;……亲达达……别心疼雅婷……用力干吧!肏烂我这臭 屄吧!轻点……轻点……好妹子……手麻……手麻啊!小威你大力点啊!是…… 干大力点……腿……腿……腿……你捏腿捏轻点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你们 这要命的冤家……快……快……顶紧了……呀!」
     
      啊!鸡巴被小穴紧紧的咬?#29275;?#19968;股热流浇在龟头上,我吸了口气,照着雅婷 教我的方法,将龟?#26041;?#32039;顶住小穴,接受雅?#38376;?#20986;的精水。小川拿出丝巾,温柔 地帮雅婷擦着汗,我缩着屁股,将雅婷的精华吸入丹田,顺?#21866;?#33033;在体内转?#29275;?#36716;了一圈又一圈,直到雅婷用她的小脚勾住我的腰,我知道她缓过气来,便开始 第二轮的大战。
     
      小川这时弯下身去与雅?#20204;?#30528;嘴,雅婷的手不紧不慢地搓揉着小川的?#22871;櫻?#23567;川的白屁股虽然不大,但小穴鼓得饱饱的,黑黑的毛长上面,被屄里流出的水 黏成一球一球,处女香味在我鼻前飘?#29275;?#35753;我是性趣大发,狠狠地干着老屄、舔 ?#25293;?#23620;。

       回想小川刚进我家,衣服一脱,这是一个惨字不能形容的惨,胸部平得跟什 么似的,加上她瘦骨嶙峋,胸前排骨一配上去,还真他妈的是块人体洗衣板。下 面更惨,屁股小得都没肉不说,小屄连根毛都没,又平又塌的一条缝,水自然是 一滴都没了。
     
      『性教育指导先生』不?#21069;?#21483;的,雅婷心疼我妻子,终于想通了,让我们正 式的拜她为师,传授我?#28165;?#36965;派的功夫,并调配了一些师门秘药,帮小川跟我洗 髓筏经,然后按?#20449;?#30340;功法各自练着。
     
      我的棒?#29992;?#26377;大多少,雅婷说因为我已破宫了,年龄大了点,但练个五年、 十年,御女过百后,在她这七十六代掌门指导下一定能达大成,伸缩自如。但有 一个缺点,那就是我们这功夫一练,再想要传宗接代就很难了,大娘五十多了, 半个蛋也没下就是最好的说明,而爹也是努力二十多年才有了我。
     
      可大娘想通了,这乱世还什么传宗接代呢?命要保住是最?#23548;?#30340;。生再多, 到时给人宰鸡、宰羊的?#20445;?#19968;样是没辄!练好功夫,保了命自是有机会。
     
      小川由于十二岁开始练功,再加是处子之身,这才三年多,?#22871;?#20687;吹羊皮子 般,鼓得是?#33046;?#32503;的,只差雅婷一点;小屁股当然是未经人事的关?#25285;?#27809;多大, 但一巴?#22971;?#19979;去,哇!那弹性之佳啊!揉起来一个?#20013;?#23481;:『爽』!小屄更是美 得,整个小穴鼓得像会破似的,还是一条线没错,可两片小阴唇跟小蛤蜊似的, 她一运功,能从缝中伸出、缩进。屌吧?
     
      可大娘就是不让我干小川,她说,小川的身子骨早先太糟塌了,要我再等两 年,?#20154;?#21151;夫大成再干,我能获得更多好处;而我再练两年正好小成,能帮她在 开苞时更上层楼,要我们千万别浪费这机会,毕竟这苞一开就没了。小川不?#29275;?#25105;可信得很,这他妈的我破宫了,小川没?#26657;?#25105;们一起开始练的功,三年下来, 我跟小川的差距就在?#21069;謐拍兀?br />  
      小川常趁雅婷不在,在我面前勾引我,弄得我大头打小头闹内哄,要是我?#36873;?#25345;不住扑上去,她就跟蛇一样,『嗖』的跑给我追,肏!我这恨啊!跑去找我的 指导老师,她却说:「小川还算有良心,现在真给你搞的话,半天就玩死你!你 要加油,别到时帮小川开苞,反被她吸成人干。」所以我拼命的练?#29275;?#24178;!把我 吸人干,我非玩妳三大件!
     
      啊!我又废话了!这不是武?#20332;?#35828;,我说这么多,谁看啊?(?#20064;澹?#25105;认真 写,别扣我板税啊!?#22909;H!这小本,警察不抓就不错了,还版税哩!』)
     
      这会大娘手脚灵活,双手搓着小川的?#22871;櫻?#20004;脚勾着我屁股,下面的老屄一 松一放的,配合着我的鸡巴一进一出;我的屌干着雅婷的屄,我的嘴吸着小川的 屄,两手没闲地抓着小川的屁股蛋用力地捏?#29275;?#23567;川嘴巴跟雅婷接?#20146;牛?#19979;面的 屁股翘我嘴?#25784;?#37197;合我朝后顶着画圆圈。
     
      肏!我们这是人力接龙啊!(以前没「?#24120;小?#36825;个说法)三个各凭本事取悦 着对方,因为嘴巴都没闲?#29275;?#21482;听见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 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的声音在我们中间响着。
     
      这一次是我们的助教小川,在我跟雅婷的有意配合下先败下阵,小穴喷出的 水跟尿似的,我拼命狂吞都来不及,一部份漏出来把床单都喷湿了;两个?#22871;?#37117; 松了,屁股蛋也软了,整个人趴在床上跟滩泥似的。
     
      我跟雅婷相对一笑,然后开始我们的一对一教学,我抱着雅?#20204;?#30528;她的嘴, 把刚吸来小川的水,特别为她留下了一口,轻轻的渡到她口?#26657;?#28982;后我们俩的舌 ?#26041;?#32544;在一起;她的手忽轻忽重地捏着我的小奶头,两脚勾着我屁股,脚跟在我 屁股上画?#28227;Α?br />  
      我猛的把她抱起来,一手支着她屁股,一手从她腋下穿过揽着她的?#24120;?#25226;她 一上一下的在我鸡巴上抛?#29275;?#19968;边跨下床,把她带到山洞边的架子旁,选了个?#36873;?#22905;挂上去。
     
      我们开始疯狂地做?#29275;?#36319;狂风暴雨来临一样。毕竟是师?#25285;?#22312;小川醒来到我 们旁边学习时,我已被雅婷吸出了精华,小川在后面扶着我,我顶着雅婷的屄, 等待着?#20154;?#25226;我的精华吸收后,以她的精气形态还给我。
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异域的生活(2)
     
      三年多了,爹跟王大爷(我的丈人)许久未来音讯了,我跟雅婷、小川每日 春风得意,家里其它人就苦了。?#20154;?#25105;娘吧!她身子是越来越单薄,?#22871;?#38597;婷常 帮她?#24613;感?#22909;东西补补,人是还好,可就是气色差啊!
     
      这天,雅婷跟我说:「要不要玩点新游戏啊?」我还没回答,小川急着说: 「好啊!好啊!快说要怎么玩!」
     
      雅?#20204;?#20102;小川一下头,说:「大人说话,小孩子插什么嘴?」然后继续对我 说:「你爹不在,你快二十了,这个家我也该交给你了,这件事原是想等你爹回 来再处置的,可等了大半年,还是没等到你爹的消息,按理我是该再等个半年, 等你落冠再告诉你,由你处理的,唉!现在我是名不正言不顺啊!」
     
      我看雅婷不高兴,就说:?#21578;茫?#24819;这么多做什么,爹的身手妳知道,黄大爷 也不差,他们一道没事的,妳别瞎操心。别说我落冠了没,妳要做什么、觉得该 怎么做,就怎么做,我跟小川永远支持妳。」小川这才听出这不是什?#20174;?#25103;,是 谈正事呢!
     
      小川开口说:「姐姐,跟你们说一件事,小威你可不能生气啊!」看了我一 眼后继续说:「其实小川的灵魂还在,我现在是跟她一起支配这身体的,当初她 确实也是香销玉殒的,她看到我在她身旁忙?#29275;?#36530;边上不敢出来,看我不行了, 她说我像要散了一样,?#22270;?#24537;出来抓着我,可一抓之下,感觉两人都向外飘去, 一股恐怖的气氛笼罩着。
     
      她花尽所有的力气,抱着我冲进了这身体里,她说她不敢见我,其实我跳出 来仗义?#20154;?#26102;,她已离开了她的身体,我所受的凌虐,她在旁边都看到了,这些 都是她造成的,于是她就像躲猫猫一样,我醒来她就躲起来,我休息她才敢出来 看看。
     
      半年前我发现了她,她已经很虚弱了,我们俩试了许多办法,最后发现灵魂 是要跟身体结合的,灵魂需要身体来补充灵力,于是我们开始轮流使用这身体。 她不好意思面对你们,尤其是小威。
     
      在我把我们之间所有的事都跟她说了后,她要我千万别告诉你们她的存在, 其实她也是满可怜的小姑娘,?#26377;?#23064;死得早,她爹也不常在家,跟着的下人谁敢 管她?所以养成她这种任性个性,可这三年来的教?#25285;?#22905;成熟多了。
     
      最近我们俩渐渐感觉要融合在一起了,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,到时候会是 以小川、还是小兰的样子留下来,?#21482;?#26159;我们都消失了。?#20154;?#22909;,小威啊,你要 多疼你媳妇一点,没她的话,我们也不可能多这么多日子。姐,我们想休息了, 小威就交给妳了!」
     
      说完小川就倒下了,我急忙上去把她抱住,雅婷叹了口气说:「走吧!我们 先把她?#21069;?#32622;在山洞里吧!这种事少点人知道的好。」
     
      我跟雅婷把小川放床上,盖好被子,走过去坐她边上,抱着雅婷把头靠着她 的胸部,?#23454;潰骸?#22823;娘,什么事让妳烦心?」
     
      她敲我一下头,说:?#21103;?#21483;我大娘,有给儿子干的娘吗?你个死小威!」然 后又说道:「是你三姨娘这个贱人,偷人也就算了,女人家,你爹常年在外,喂 不够偷点吃的没什么,可这会却跟着汉子想偷家里的钱远走高飞。我得到消息, 这两天他们就要跑了,你爹不在我拿不定主意,她还给你爹生了三个,虽然没带 把,但总是你爹的骨肉啊!?#36873;⒛选?#38590;!」
     
      我听是三姨娘心里就来气,这肥婆?#26377;?#23545;娘是冷言冷语的,说?#20843;?#40481;鸡的, 当初对小兰疯言疯语,欺负小兰倒是厉害,碍着爹的关?#25285;?#19968;直没修理她,这会 逮到机会,好瞧我怎么修理妳!
     
      我跟雅婷说:「还想什么呢?这事要真让他们做出来,那爹跟我就丢人了, 妳说得对,爹没?#23637;说劍?#22905;偷没什么,可这挖墙角出格的事就不?#26657;?#36825;会让人先 把男的抓了。三姨娘这臭?#25293;?#25105;要问问,若是没个说法,送他们回老?#39029;?#20102;,担 心什么呢?爹回来我自有交代。」
     
      雅婷说:「大白天的也不方便,动作太大了,你的三姐妹也难做人,还?#21069;?#26202;我再让人把秀珠这贱人喊来吧!」(我三姨娘叫陈秀珠)
     
      由于小川在旁?#25784;?#25105;跟雅婷没有很激烈的交手,我们俩轻轻的搂搂抱抱?#29275;?#25105;们选择了发出声音最小的方式取悦对方,我用手指跟舌头满足雅婷的需要,我 先舔着她干涩的小妹妹,?#20154;?#24320;始湿润后,用两根手指刺激着她敏感的地方,舌 头维持在她的豆豆上打圈,最后享受着浓浓的爱液;她用小嘴跟舌头包围我的分 身,从?#26263;?#19968;路?#21442;?#21040;肿胀的头,舌头停在独眼?#27975;?#22260;绕,直到吸出我的精华, 这会真是无声胜有声。
     
      傍晚吃过饭,我来到?#24605;?#23665;的地下,这是家族习惯?#25165;?#30340;密室,上海老家的 规模比较齐全,这是香港,地方上感觉起来没这么讲究了。雅婷早坐在桌旁椅子 上闭目养神?#29275;?#22905;后边站了两老家人,见我下来,左边的对我点了个头,向大娘 说:?#35813;?#20027;,少爷来了。」
     
      雅婷睁开眼说:「去带秀珠来吧!记着别让她知道这是哪儿。」接着站起来 跟我说:「小威来,我们去看看是什么人?#29275;?#31455;敢跟老爷抢女人。」然后往右边 的门走去。这时?#29031;?#38597;婷右边的家人匆匆的往外走了,左边刚说话的那个,赶在 在前面,提着盏油灯帮我们开门带路。
     
      门一打开是一条通道,蛮长的,我跟着雅婷往里?#25784;?#21040;底左右各一个?#29275;?#24102; 路的家人将灯挂在右边门上方,掏出钥匙打开了?#29275;?#25105;跟着大娘进去。里面一张 大桌子,桌上点了盏灯,桌子靠着门这边放着三张椅子,靠里面的墙壁,两个人 给锁在墙上,家人将墙上的灯点亮,我看清楚一个是看院子的,长得人高马大; 一个是账房里的先生,?#35013;?#38745;静的。
     
      雅婷看了我一眼,然后自个向中间的椅子坐去,我知道这是大娘想考我。我 绕过大桌子,走到两人面前,左右看了看,他们俩低着头不敢看我,我说:「谁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?你们一个是我家管帐的师爷,一个是保护我们的师?#25285;?#29616;在在这挂?#29275;?#26377;什么冤吗?」
     
      那高个的说:?#35813;?#20900;,是我们对不起老爷,趴了他给他添羞了!少爷,我一 ?#20439;?#20107;一人当,给我个痛快吧!但求求你,你别为难三姨太,你要是要出气,你 剐了我吧!」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,盯?#25293;?#24072;爷看。
     
      师爷被我看得受不了说:「少爷原谅我一次吧!是三姨太勾引我的,你放了 我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,我以后决不回来,我……」一个巴掌过去,我打断了他 恶心的?#21834;?br />  
      我说:「谁先开始的?给我老实的说!放过你们?想得倒好!想要个痛快? ?#25784;?#37117;老实的给我交代清楚了,该怎么做少爷自有分寸,别再考验我的脾气,想 死的话,我会让你们知道,我没点头你们什么都没办法!」
     
      我指着师爷说:「再给你次机会,好好的说,你跟那贱人怎么开始的?别再 说些不相干的找打,皮贱的话想讨生活吃,我会成全你,就怕你吃完了,想说什 么也没机会了。?#29275;俊?br />  
      师爷颤抖的说:「小的不敢,小的不敢。半年前的一个晚上,我经过三姨太 那,听到有女人的叫声,我寻着声找去,发现是三姨太跟人茍?#29486;牛?#25105;摸过去她 ?#32771;洌?#20945;着?#30333;?#23601;看到三姨太给他骑?#29275;?#25105;看了一会难过得要命,就回去了。隔 了几天,我就借机去三姨太那,跟她挑明了,她就让我干了,可后来几次都是三 姨太主动要的啊!」
     
      我瞪了他一眼,他马上自觉的闭上嘴。
     
      我看?#25293;?#24072;?#25285;?#20182;说:「是我不好,有天我陪着三、四姨太出去,听她们在 车里聊?#25293;信?#30340;事,我耳朵好,旁边没人听见什么,我借机靠近车子听全了,中 间三姨太怪老爷都不回来,就回来了也不吃她什么的。
     
      那天晚上我就跑到三姨太那,看她在浴室洗澡,然后她在那自慰?#29275;?#25105;?#37027;摹?#28316;进去,她看到我吓得要?#26657;?#25105;一急把她打昏了。看到她漂亮的身子,我什么都 没想,把她放地上就干起来,干了会她醒了,发现我对她做的事,急得就要跑, 我?#20204;?#30340;,硬是在她身上发泄了,干完了我才想到闯祸了。
     
      回屋里原想跑的,后来想,做都做了,三姨太的身体是我这辈子碰到最好的 了,男子汉大丈夫,不就命一条嘛!第二天我直接去见三姨太,她挥开了下人们 单独见我,问我『想怎么样?』我看到她色心又起,扑过去跪她脚?#25784;?#25265;着她腿 跟她说,随便她怎么办,我要定她了,边说、边亲着她的腿。好一会她才开口, 要我晚上再去找她,然后我跟她就姘一道了。」
     
      两个奸夫在场,没一会我就弄清楚了,虽然那师爷?#39318;?#21491;而?#36816;?#36867;避?#29275;?#20294; ?#24515;?#24072;?#20992;災首牛?#21152;上老家人在旁?#26197;?#24110;了点忙,在师爷身上做了点功课,事情 是因为师爷在外欠了大?#26159;?#38470;续跟三姨娘拿着钱花,可半年的挥霍下来,三姨 娘?#24613;?#25487;空了。
     
      师爷给出了个主意,要三姨娘出面去账房支钱,算准?#27515;瞎?#20107;不在的时间, 三姨娘出面加上那师爷自己,弄一?#26159;?#20915;无问题,可这样一来,等老管事回来, 这钱的开销往大娘那一报,还是得出纰漏。一不做、二不休,师傅跟三姨娘拿了 钱走人,师爷拿大部份也走人,总之三人合着干完这?#20445;?#24072;傅跟师爷是分人、分 钱来着。
     
      我冷冷的看着这两人,阻止?#27515;?#23478;人在为这师爷做功课,来到雅婷身边说: 「我们去看看那女的吧!」
     
      雅婷站起来,老家人冲前面带路了。
     
      就在对?#29275;?#21018;离开的老家人站在门?#25784;?#38376;在这里的老家人示意下打开了,我 跟雅婷进去了,他们俩没跟进来。这里比刚?#25293;?#38388;小,也有一?#25243;?#23376;,但就一张 椅子,就看房子中央,三姨娘一个人跪地下,看到雅婷进来正想说什么,但一看 到后面的我,抖了下就把头低下去了,我跟雅婷到桌?#25784;?#22905;让我坐下了。
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在异域的生活(?#24120;?br />  
      雅婷走?#35282;?#36793;拿了条鞭子,走到三姨娘身?#25784;?#20108;话没说『唰!』的一下抽在 三姨娘背上,痛得三姨娘趴在地上直抖。
     
      雅婷开口说:「脱光了!」三姨娘撑起身子看着我,正要开口说什么,雅婷 扬起鞭子,对着她的背就是一顿猛抽,?#21756;藎?#21691;!咻!』的鞭子声,还有抽在三 姨娘背上的『啪!啪!』声一?#27605;熳牛?#19977;姨娘再也忍不住惨叫起来:「啊~~唉 哟~~啊……」
     
      雅婷抽了十来下终于停下来,这次说得更简单,只一个字:「脱!」
     
      三姨娘这会背后、衣服?#24613;怀?#24471;是一条一条,她咬着牙跪在地上,开始脱着 衣服,破烂的旗袍被她褪到腿?#25784;?#33738;黄的肚?#24403;?#20002;在地下,两个大?#22871;诱?#35753;我长 见识了,比我头都大啊!
     
      三姨娘两手捏着底裤,又想开口,雅婷举起鞭子,『唰!』的朝三姨娘的奶 子扫去,『啪啦!』一声,整齐的鞭印在三姨娘的?#22871;?#19978;出现。雅?#20040;?#24471;极准, 以三姨娘两奶头为基准,一条红线向左?#24050;由?#30528;。
     
      三姨娘用手撑起身子,把底裤跟旗袍从腿上褪去,肏!她底下的毛浓得跟什 么似的。她脱光后又自动跪了下来,眼泪、鼻涕流得满脸都是,我想是痛的吧! 
      雅婷走向墙壁?#19968;?#30382;鞭,拿了根短棒跟一根竹片回来,将短棒交给三姨娘, 说:「两手拿好了,举高点,我没让妳放下,妳就给我举着。站起来!」
     
      『啪!』的一声,雅婷用竹片打着三姨娘的屁股,很轻,雅婷应该没用力, 大屁股蛋上只有浅浅的红色。
     
      雅婷走到我身边将竹片放在桌上,来到我身后用双手帮我按摩着肩膀,对三 姨娘说:「?#38754;?#23376;,别说我不念姐妹情份,给妳次机会,说说妳做了些什么吧! 妳要不老?#21040;?#20195;,还?#24178;?#24819;遮掩什么的话,就别怨人了!」
     
      三姨娘两手举着短棒,两个大?#22871;?#22312;胸前晃啊晃的,开口说:「是我不好, 嫌老爷没?#21442;?#25105;,给下人偷听了去,趁机强暴了我。是我下贱,给人奸了没跟大 姐说,又跟奸我的人继续来往,我沉迷这肉体快?#26657;?#34987;人威胁,一而在、再而三 的将家里的金钱往外?#25285;?#22914;今更被人威胁,要我跟他们走。
     
      我早就后悔了,被姐姐发现,我很高兴,终于不用再被他们威胁了。姐姐妳 打死我吧!那个管帐的师爷,最不是东西,姐,我死了你要帮我报仇,千万别放 过他,来生我做牛做都马会报答妳的。妳别跟爷说我的事,要不然小珍她们三姐 妹没法做人了。」
     
      说到这,三姨娘哭得是唏哩哗啦的,两个?#22871;?#25238;得是一上一下的跳?#29275;?#25105;听 得是蛮可怜她,看着她大?#22871;?#20081;跳,小弟弟是很兴奋,但想到她对我娘的不敬, 还有她对小兰的苛薄,我就来气,开口说:「贱人,妳当我是死人不成?肏妳个 烂屄!做出这事还想瞒爹?」
     
      她两手高举不敢放下,就这么直挺挺的跪下来说:「小威少爷,你罚我吧! 你想怎么出气都可以,放过小珍她?#21069;桑 梗?#25105;有两个姐姐,都三姨娘生的,一 个叫方如珍、一个叫方如玉;我有两个妹妹,三姨娘生的叫方如兰,四姨娘生的 叫方碧娴。)
     
      我听她这么一哀求,想起如兰来,她跟我同年,我们只差几天,?#26377;?#36319;我最 好,记得我开始跑东、跑西到处玩的时候,她总跟着我,一直到我十三岁,小兰 进门后,她才突然没再跟着我。
     
      想到这,我是更气,拿起桌上的竹片走过去说:「妳个臭婊子,妳那两女儿 跟妳一个德性,这当口怕是早让人肏烂了,有什么好放过的!妳给我老实说,如 ?#24049;?#26469;为什么都没来看我?肏妳个臭屄!」说完我顺手就一竹片,『啪!』的一 声抽她的?#22871;?#19978;。干!谁叫她奶这么大,在我眼前晃啊晃的。不能摸?肏!我打 可?#22253;桑?br />  
      她被我正面一竹片抽下去,整个人往后就倒,我没?#20174;?#36807;来,雅婷冲过来打 了我屁股一下,哇!那个痛啊!
     
      她扶起倒下的秀珠,我这才醒悟过来,刚才这一抽我是早有预?#20445;?#25277;出去我 没考虑到自己有功夫,忘了惦量力道,虽没用全力,可三姨娘这普通人哪吃得消 啊!再加上我打的是她最软的?#22871;櫻?#35813;死,她被我抽晕了,左边的?#22871;?#34987;打个正 ?#29275;?#36825;会已经变青了,血水像汗似的往外?#30333;牛?br />  
      我愣在那看着三姨娘的?#22871;櫻?#19981;知说什么好。这杀人不过头点地,好歹她也 是我三姨娘,?#31933;?#26159;罪大恶极,妇道人家,搁猪笼里往江一扔也就算了,肏!这 会?#22871;?#24555;被打爆了,这……这怎么办?
     
      雅婷又打了我一屁股,这会没刚?#25293;?#20040;大力,说:「少爷,你是想她死还是 怎么?#29275;?#21018;才还?#30340;?#20307;谅她一个人难过,偷?#22909;?#20160;么,这一会用这么大力,老爷 最爱的奶?#24613;?#20320;打烂了,看你爹回来你怎么交代?赶快帮她揉揉吧!」
     
      我小心地捧起三姨娘那发青的?#22871;櫻?#22068;里嘟?#20262;?#35828;:「还不是妳害的,我看 妳这么?#39029;椋?#20174;前到后的,妳又把竹片放我边上,这么大的?#22871;?#22312;我面前晃?#29275;?#25105;哪忍得住啊!」按照雅婷教的方法,轻轻揉着这只可怜的?#22871;印?br />  
      雅婷站起来用脚踢了踢我屁股说:「小屁孩,教你功夫?#21069;?#25945;的,我出手的 鞭子哪次用力了,你以为秀珠?#24039;?#26519;和尚啊?我要是使力了,她就少林出来的铁 布衫、金?#35825;鄭?#25105;也能给她抽烂,你瞧瞧她的?#24120;?#36824;她那只好?#22871;櫻?#26377;跟你这烂 ?#22871;?#19968;样变黑吗?」
     
      我哑口无言,小心地帮三姨娘医着她的烂?#22871;印?#38597;婷说:「好吧!秀珠就给 你了,我回房去帮她找点药,不赶紧上药,以后她这对奶就成了黑白无常了,你 爹回来那有?#20204;?#20102;。对面两个你说怎么办吧!我让底下人去办就好。」
     
      我说:?#29976;?#29239;这祸根剪了吧,让他尝尝好味再送他?#25784;荒巧?#22823;个先留着吧, 饿他几天,我一会再想想该怎么办他。」
     
      雅婷听了就往外?#25784;?#21040;门边时回过头说:?#24863;?#29664;这人是喜贱的,一会她醒了 别给她好脸色,?#20040;?#20320;就打,记得别真使力,你越是打她,她是越服你,懂吗? 别一会她骑你头上,拉屎、痾尿了。」然后她就出去把门关上了。
     
      ?#25351;?#19977;姨娘?#22871;?#25545;了会,我看她淤积的血?#20960;?#25105;散得差不多,再揉也没多大 用处了,站起来看她躺地上的身体,白净净的,除了腰粗点、脚板大了点,四十 出头的人算不错了,干!怪不得那师傅愿意为她?#23159;?#21602;!
     
      我把三姨娘从地上抱起来放到桌上,(没办法啊,这里没床啊!)从地上捡 起了竹片挥了挥,?#32418;?#39125;!』的响?#29275;?#25105;看到三姨娘身体抖了一下,我心又气 了起来,想?#29275;骸该H!妳个老骚?#29275;?#37266;了还给我装死,要少爷把妳抱上抱下的, 好样的。妳?#19981;?#35013;?#21069;桑?#25105;打到妳不用装,我倒要看看是妳行还是我?#26657; 埂?br />   我走到三姨娘旁?#25784;?#25226;她两脚打开看了看,屄毛真浓!这会打开了腿,屄还 是看不到,我将竹片放在三姨娘的肚子上,走?#35282;?#36793;拿了两卷麻绳,看着各式各 样的皮鞭在那吊?#29275;?#25105;心想皮鞭力道我不太?#26657;?#21035;?#25351;?#25105;打烂哪儿了,于是选了 个拂尘,就回到三姨娘旁?#25784;撸?#22905;还装?#25293;兀?br />  
      我用麻绳将三姨娘的手?#27431;?#24320;,绑在桌子的四个脚上,这?#25243;雷有?#20102;点,她 ?#25945;?#33151;从膝盖开始垂在桌面下,两手也从左右超过桌面。绑好后我从她肚子上拿 起了竹片,?#21482;?#20102;?#21448;?#29255;,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?#24120;?#21482;看她的睫毛不停地抖?#29275;?#25105;将竹片顺着她的脸往下移,从脖子来到了她胸前,用竹片轻轻戳着她那没变色 的?#22871;印?br />  
      然后我用竹片压?#25293;?#40657;黑的?#22871;櫻?#22905;身体抖了起来,她终于受不了了,睁开 眼睛对我说:「小威,三姨娘错了,三姨娘不敢了,你饶了三姨娘吧!」我理都 不理她,扬起竹片,对着她好的?#22871;?#25171;下去,『啪!啪!啪!啪!』的声音跟拍 手似的,真好听!
     
      就听她在那?#33167;?#21596;!噢呜!噢呜!噢呜……」的叫?#29275;?#36523;体在桌上一跳一跳 的,看到她的?#22871;?#25972;个变红,奶头挺得大大的,我转移目标来到她的腿?#25784;装住?#30340;大腿在我把竹片碰上去时,轻轻的抖着。
     
      看着她细白嫩肉的腿,我想起如兰来,?#32418; ?#30340;一下我抽在她大腿内侧, 「唉哟喂啊!」她发出惨叫。
     
      我说:「让妳?#26657;?#36214;快说,如兰为什么都没来找我?妳个死臭屄!」
     
      ?#32418; ?#30340;一声我又抽在她另一边的腿上,她拼命地踢着她的腿,身体在桌 上弹?#29275;上?#21482;是让麻绳勒得更紧。我又是一竹片下去,她惨叫着说:「唉呦! 别打了,我说、我说。」
     
      我等了会没下文,再一竹片打下去,?#33167;?#21596;!」就听她哭着说:「是我,是 我,是三姨娘不好,我?#22987;?#23567;兰妹子,你跟她好,所以我不让三?#23601;?#25214;你。小少 爷妳饶了我吧!我回去就让?#23601;?#21435;你那,你别再打啦,求求你啊!小祖宗啊!」 
      我拿竹片在她大?#28982;?#30528;说:「你为什么要去偷汉子?妳这傻屄,跟人跑了又 能享受多久??#24039;?#22823;个对妳倒是有情有义、加有?#22253;。?#20320;们跑,能跑到?#27169;?#36825;乱 世的,他靠出卖性命维生,一个闪失交代了,到时妳这个又老又丑的,拿屄去卖 都没人要啊!」
     

    上一篇:【刺激的性游戏】 下一篇:【淫荡老婆偷情记】
    ?